分類篩選
分類篩選:

關于西藏和平解放論文范文資料 與西藏和平解放是中華民族統一大業的輝煌篇童有關論文參考文獻

版權:原創標記原創 主題:西藏和平解放范文 科目:畢業論文 2019-11-19

《西藏和平解放是中華民族統一大業的輝煌篇童》:本文是一篇關于西藏和平解放論文范文,可作為相關選題參考,和寫作參考文獻。

[編者按]在“十七條協議”簽訂、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前夕,應本刊要求,中

共統戰部常務副部長朱維群接受了本刊記者專訪.現全文刊發.

和平解放使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成为永遠不可能

記者:今年5月23日,是《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簽訂60周年.您如何評價這一歷史事件?

朱維群:西藏的和平解放,是中國領導的中國人民解放事業的一件大事,也是中華民族百余年來爭取國家統一的斗爭史上的一件大事.

解放戰爭的“三大戰役”剛剛結束,就提出要解決西藏問題,1949年初,他在西北坡會見斯大林特使米高揚時說,“西藏問題也不難解決,只是不能太快,也不能過于魯莽.”這年底,在出訪蘇聯途中做出“進軍西藏宜早不宜遲”的指示.1950年10月,人民解放軍發起昌都戰役,粉碎了西藏少數反動上層企圖憑借金沙江天險和外國勢力支持抗拒西藏解放的夢想,迫使以十四世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派出和談代表赴京談判.经过近一個月艱苦的談判,簽訂了著名的“十七條協議”,西藏获得和平解放.這說明,解決西藏問題,在我們黨高層領導心目中,是建立新中國宏偉藍圖中的大事.以和平方式解放也好,以非和平方式解放也好,西藏終究要解放,否則我們人就不能算是完成了歷史賦予的使命.歷史也證明了當時黨、果斷決策的正確性,如果進軍西藏再晚一些,我們面臨的困難可能會大做到多.

和平解放西藏,我認為,其意義首先是粉碎了帝國主義和西藏少數反動上層想把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的圖謀,實現了祖國大陸的完全解放和統一.大家都知道,西藏自古就是中國的一部分,從元始,政府對西藏實行了直接的有效的行政管轄.进入近代以后,西方帝國主義勢力覬覦西藏,1888年和1 904年英帝國主義先后兩次武力侵略西藏,后一次還占領了拉薩.但他們同時也發現,西藏地方和民眾服從中國政府的權威,他們僅靠武力不可能把西藏從中國搞出去,由此轉而在西藏少數上層中培植親英勢力,由這些人來搞“獨立”.在英帝國主義入侵前,在整個藏族的語言文字里,根本沒有“獨立”這個概念,它完全是西方殖義者強行灌人的.當人民解放戰爭即将勝利時,美、英帝國主義及西藏少數反動上層感到,他們可能喪失最后的機會,因此策劃了“驅漢事件”等一系列分裂主義事件,想把“”弄成某種“現實”,端到中國人面前.但昌都戰役的勝利,“十七條協議”的簽訂,人民解放軍和平進駐西藏,彻底打破了他們的幻想.西藏的和平解放,是中國人民百余年來為國家統一和民族尊嚴而流血犧牲的结果,它使做到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成为永遠不可能.

西藏和平解放的另一層意義在于,它為8年后西藏實行改革,從封建農奴制度进入到現代的社會主義制度提供了前提條件.“十七條協議”照顧到西藏的實際情況,特意訂立:“對于西藏的現行政治制度,不予變更.的固有地位和職權,亦不予變更”,“有关西藏的各項改革事宜,不加強迫.西藏地方政府應自動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時,做到采取與西藏領導人員協商的方法解決之.”這兩條,是做到了的.但是,西藏上層的少數人想的不是晚一點改,而是永遠不改,并因此發動了武裝叛亂.這也就使西藏的改革提前到來.如果沒有西藏和平解放的序幕,也就沒有后來波瀾壯闊的改革這一幕;如果不是和平解放,我們、人民軍隊进入到西藏,西藏被奴役被壓迫的民眾也就不可能對黨的政策有更多了解,從而产生要求改革的強烈愿望.從和平解放到改革這8年,客觀上為改革創造了各方面條件,包括思想基礎、群眾基礎、干部基礎乃至軍事斗爭的基礎.而改革的勝利,意味著要想在西藏恢復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搞歷史的倒退,也成为永遠的不可能.

現在,集團和他背后的西方敵對勢力,看著中國的統一,看著包括藏民族在內的中華民族的發展繁榮,心里不痛快.如果他們不贊成我的判斷,不妨再試一試,反正他們也不是沒試過.我相信,他們的下場不會比當年企圖以武力抗拒和平解放和發動武裝叛亂來做到體面一點.

玷污了自己一生中的閃光點

記者:十四世從贊成、擁護“十七條協議”到撕毀“協議”,跑到國外從事分裂活動,您作何評價?

朱維群:“十七條協議”簽訂的時候,“親政”沒多久,才1 6歲.在當時的大勢之下,在西藏上層愛國力量,其中包括阿沛·阿旺晉美、十世班禪等推動下,他特派全權代表赴京與人民政府談判.協議簽訂后,他代表西藏地方政府公開聲明完全接受“十七條協議”,致電表示“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擁護,并在及人民政府領導下,积极協助人民解放軍進藏部隊,鞏固國防,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保護祖國領土主權的統一”.他做出了他一生中為數不多的正確的歷史性選擇,這也是他一生當中最閃亮的一頁.

在安排問題上,給予了他最優厚的待遇.1954年,安排他出席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周總理等國家領導人多次接見他,與他談心,在這次會上,他還被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即使是他1959年叛逃國外,還給他留著顏面,稱他是被人劫持跑的,并把他的副委員長頭銜一直保留到1964年.

可惜的是,恰恰是自己,把這閃光一頁玷污了.1959年,西藏上層少數分裂分子發動武裝叛亂,跟著這些人跑到國外.還在逃亡路途上,他就宣布撕毀“十七條協議”,從此要搞“”.這一搞,就是半個多世紀.

對于的善意,完全心知肚明,但他卻選擇了一條錯誤的道路,并越陷越深.終于,到了1964年,國務院全體會議通過《關于撤銷職務的決定》,指出:“在其1959年發動叛國的反革命武裝叛亂,逃亡國外后,組織流亡偽政府,公布偽憲法等這一切證明他早已自絕于祖國和人民.”這個政治定性,至今仍有完全的效力.1995年,針對幾十年來的分裂破壞活動,給他戴上“四頂帽子”:“圖謀的分裂主義政治集團的總頭子,國際勢力的忠實工具,在西藏制造社會動亂的總根源,阻撓藏傳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礙.”此后,不斷用其言行證明,這“四頂帽子”戴在他頭上嚴絲合縫.我個人對背離他曾经為國家做過的好事,決意戴著“四頂帽子”老去,感到遺撼.

“中間道路”的本質仍然是“”

記者:您對的“中間道路”及其在與代表接觸商談中的立場作何評價?

朱維群:上世紀80年代,提

西藏和平解放論文參考資料:

結論:西藏和平解放是中華民族統一大業的輝煌篇童為關于本文可作為西藏和平解放方面的大學碩士與本科畢業論文西藏和平解放論文開題報告范文和職稱論文論文寫作參考文獻下載。

和你相關的
极速时时彩必中规律 3d预测组三规律 腾讯棋牌合集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斗牛棋牌游戏出牌规律 福彩中奖速算表 秒速飞艇改单 中介出租房子赚钱吗 辽宁十一选五六月走势 炒股赚钱新模式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云南11选5走势图 正版蓝洞棋牌 双色球公式高手 做无极限能赚钱吗 北京pk10高手经验分享 彩票投注